飛翔的種子:看見自己的影子並看見自己

摘自2012-4-22立報 作者:黃筱晶

網頁連結:http://www.lihpao.com/?action-viewnews-itemid-117399

■黃筱晶
最近一位喜歡單身的好友被男朋友的家人催婚,她問了男朋友3個問題,說如果回答的答案令她滿意,那就答應結婚。題目是,第一:結婚對我有什麼好處?第二:結婚對你有什麼好處?第三:結婚對我們有什麼好處?

我問她:「妳男朋友的回答妳滿意嗎?」她說男朋友答不出來,我說:「這麼簡單的題目,怎麼可能答不出來!」她說:「那妳回答看看?」被她一問,我就愣住了,因為我想了想,我也答不出個所以然。我只能回答:「結婚後我『人財兩失』!」然後我們兩個就哈哈大笑!

我的腦海裡揮動著回憶的翅膀,讓自己再回到年輕時,那時常會被問:「結婚了嗎?」社會普遍的價值觀,讓單身女性得作出一些選擇,避開被催婚的困擾。傳統女性自小被教導、被要求學習長大之後如何做到相夫教子、夫唱婦隨、孝親敬祖、侍奉公婆和三從四德等。然後女性就變成了一副安分守成、宿命自保的模樣與心態,並且處在男性優越的陰影之下。

記得我小時後,母親在教導我做家事時曾經對我說:「如果妳不好好學會做家事,以後誰要娶妳?嫁人以後怎麼辦呢?」我知道那是母親愛護女兒的心境,以前我對此奉為圭臬。這使我聯想到第一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亞洲人,是一位印度詩人、哲學家和反現代民族主義者泰戈爾的詩句:「你看不見你自己,你所看見的僅是你的影子。」然而,現在因為對性別領域知識的學習,讓我有了更寬廣的視野。

在現代文化中,婚姻是「男女兩性」交往的「特權」所在,它是反映和規範我們性態度的場所。婚姻創造出一個單一的社會組織,婚姻原來的功能之一是通過生育以維持人類永遠的存在。因此,婚姻的結合就很容易、並理所當然的被認為是異性的結合,而忽視和壓制了其他的可能性。Nelly Furman曾說:「婚姻可以視為兩個平等的聲音快樂地融為一個調子,或者視為不同的個體之間持續的對話。」儘管女權意識漸漸崛起,但今天所有婚姻創造下的家庭,基本上還是一個父權制度的社會。如果說是「兩個平等的聲音快樂地融為一個調子」,那麼在平等的前提之下,女性就不應該只有相夫教子、夫唱婦隨、孝親敬祖、安分守成、宿命自保的想法與作為,其他如屈服和卑微等壓抑的特質,這些被父權社會視為理所當然的女性特質,自然都是有待修正的觀念。

許多單身女性拒絕「貿然」進入婚姻生活,社會結構會影響個人的選擇,其中含有自我利益選擇的策略,以及個人與社會互動的關係。我的好友對她男朋友的提問,看似簡單,其實充滿了智慧!

(高雄市國教輔導團性別平等教育議題專任輔導員、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)

訪客人數: